男子在诊所就诊后突然死亡,谁的锅?-就诊诊所男子死亡

帅哥哥哥 01-13 06:58:06 170

男子诊所就诊后突然死亡,男子病突发的急,在大医院也不好说什么情况,诊所条件有限,诊所是有一部分责任,可是也要考虑病人情况,所以还是听专家的。

厦门一名患者因身体不适在诊所就诊
但在就诊过程中却突然身体抽搐,
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监控视频还原事发全过程
事情究竟该如何解决?谁该担责?
男子感觉身体不适 到诊所就诊
厦门市湖里区的邹伟今年35岁,2020年5月的一天,他频繁呕吐、身体不适。以为是小病,邹伟的母亲就陪他到一家私人诊所就诊,诊所的医生判断邹伟为中暑,并注射了药物654-2。
但没想到,这一针下去后的几分钟时间里,邹伟突然身体开始抽搐。随后不久,邹伟被120急救车送往最近的医院抢救,但最终被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而邹伟的离世,
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沉重打击。
那么,邹伟死亡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诊所有没有责任呢?
时隔三个月后,
厦门市湖里区江头司法所在多次调查了解后,
组织了双方面对面调解。
医患双方面对面 阐述事情原委
肖莹就是5月26日当天接诊邹伟的医生。
肖莹说,她是按照正常程序进行接诊。
如果一切程序都正常,
那么,邹伟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死亡?
江头司法所所长王毅林拿出了一份重要凭证:
一份由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
出具的司法鉴定。
其中对邹伟的死因进行了鉴定:
邹伟符合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
引起急性循环功能障碍而猝死。
鉴定报告说明死因 医学专家现场分析
邹伟的母亲说,
邹伟除了偶尔感到疲惫,
没有其他表现,
家人都不知道35岁的邹伟
居然患有冠心病。
对于厦门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郭淼主任的分析,
邹伟的家人表示认同,
但他们觉得,邹伟就算有病在身,
诊所在这件事上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家属:
会死就是我跟医生的责任。第一就是我做妈不够资格,因为没带他去大医院,第二就是医生太自信,一个病人走进来,药方也不给你写,脉也不给你诊。
双方对责任划分有争议
通过一段由诊所监控拍摄到的
视频资料中可以看出,
诊所的医生肖莹并没有进行基本检测。
而家属怀疑,
诊所的用药与邹伟的死亡存在关联。
根据监控视频,
暂时无法判断肖莹的用时候,除非在心源性休克的情况下,654-2不能算是绝对的禁忌。但是如果这个人是一个左心梗死,不能排除这个药物对疾病有一个加重和诱发的作用。
专业的分析让医患双方均表示接受,
对于责任的认定大家也有了基本认知。
郭淼 厦门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医

男子在诊所就诊很突然死亡,我觉得应该是医生会有一定的责任,但是诊所本身就有非常大的局限性,所以说医生可以不背这个锅。

邹某家属认为医生未对邹某进行基础检测就进行救治是导致邹某死亡的主要原因,提出近176万的巨额赔偿!

诊所根据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邹伟符合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引起急性循环功能障碍而猝死。认为诊所不应承担主要责任,只愿赔偿17万!

目前双方仍在调解中,您认为谁该为邹某的死负责?
【胡律师说】目前的医患事故的解决途径有四种,包括自行协商、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裁决。但不管是协商、调解,亦或是通过诉讼解决,在发生医患事故时都应理智思考,选择恰当的解决途径。

1、本次事故中邹某本身患有冠心病,切司法鉴定认定这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那么,邹某在就诊时有没有告知医生自身真实病情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2、诊所在接诊时未对邹某身体及患病情况进行询问和排查,导致邹某用药不到两分钟就出现抽搐,直至死亡,这是导致邹某死亡的次要原因。

根据2021年1月1日将生效开始适用的《民法典》第1218条规定:
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或者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医疗损害责任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和过错推定原则,诊所应当在自己的过错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1222条还规定了,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的情形
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
(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
(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
(三)遗失、伪造、篡改或者违法销毁病历资料;
即使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医院、诊所有过错,但是如果存在以上三种情形,同样可以推定医院存在过错,可以要求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上述条款的规定和现行的《侵权责任法》规定相同。
3、虽然说谁的过错谁承担,但赔偿数额不是狮子大开口,更不是谁闹谁有理。
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明确医闹违法。

特别是在医疗机构私设灵堂、摆放花圈、焚烧纸钱、悬挂横幅、堵塞大门、违规停放尸体或者公然侮辱、恐吓医务人员等均属于违法行为。根据情节轻重将面临行政拘留、判刑入罪等处罚。

厦门市湖里区的邹伟今年35岁,2020年5月的一天,他频繁呕吐、身体不适。以为是小病,邹伟的母亲就陪他到一家私人诊所就诊,诊所的医生判断邹伟为中暑,并注射了药物654-2。
但没想到,这一针下去后的几分钟时间里,邹伟突然身体开始抽搐。随后不久,邹伟被120急救车送往最近的医院抢救,但最终被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而邹伟的离世,
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沉重打击。
那么,邹伟死亡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诊所有没有责任呢?
时隔三个月后,
厦门市湖里区江头司法所在多次调查了解后,
组织了双方面对面调解。
医患双方面对面 阐述事情原委
肖莹就是5月26日当天接诊邹伟的医生。
肖莹说,她是按照正常程序进行接诊。
如果一切程序都正常,
那么,邹伟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死亡?
江头司法所所长王毅林拿出了一份重要凭证:
一份由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
出具的司法鉴定。
其中对邹伟的死因进行了鉴定:
邹伟符合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
引起急性循环功能障碍而猝死。
鉴定报告说明死因 医学专家现场分析
邹伟的母亲说,
邹伟除了偶尔感到疲惫,
没有其他表现,
家人都不知道35岁的邹伟
居然患有冠心病。
对于厦门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郭淼主任的分析,
邹伟的家人表示认同,
但他们觉得,邹伟就算有病在身,
诊所在这件事上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家属:
会死就是我跟医生的责任。第一就是我做妈不够资格,因为没带他去大医院,第二就是医生太自信,一个病人走进来,药方也不给你写,脉也不给你诊。
双方对责任划分有争议
通过一段由诊所监控拍摄到的
视频资料中可以看出,
诊所的医生肖莹并没有进行基本检测。
而家属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