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创业励志故事-草根励志创业故事

Yoke。。 02-26 10:37:00 216

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三个因素,眼光、胸怀和实力。看看那些成功人士的创业故事,感受他们勇于创业的精神,激励自己的斗志,从他们的故事中找到成功的方法。下面跟小编一起来看看有哪些励志创业故事吧!

草根创业故事:从卖蛋女到保健品大王

说话、做事大大咧咧,一口义乌普通话,举手投足有股豪侠之风,这就是俞巧仙给人的第一印象。

虽然已是浙江颇有名气的女企业家,她多次表示,不管企业多大,不管赚了多少钱,她都没有忘记自己曾是一个卖过皮蛋的农家女。

她的第一桶金就是皮蛋。在经历一段令人眼花缭乱的商界风云后,她最终又回归农业,种起了一种传说中无法培植的铁绿色植物。

一垄垄田地上,整齐地生长着一种铁绿色的植物,5-8厘米长的茎,其上生长着像冬青树般的叶子。这就是有“植物黄金”之称的铁皮石斛。

义乌佛堂镇剡溪江畔,到处是仿野生栽培的铁皮石斛田。这里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名贵珍稀中药种植基地之一,在500多亩种植基地上,栽培着1500万株石斛苗,整个基地光是围墙就有3.8公里多。

这里的女当家就是俞巧仙。十多年前,她在深不可测的义乌商界便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从卖蛋女到保健品大王

浙江的民营企业家大多出身贫寒,白手起家后历经千辛万苦,才闯出了一番局面。比如楼忠福、徐文荣、李书福等人。俞巧仙也不例外。

俞巧仙是义乌城西镇蒋母塘村人,父母均为农民。1980年她15岁那年,俞巧仙初中毕业,迫于家境贫困,她不得不过早地步入社会。

打过短工,摘过茶叶,俞巧仙最终选择了卖蛋。一开始,她挨家挨户收鸭蛋,加工成皮蛋后,挑到十几里路外的城里卖。后来,她学会了到农村的代销店和城里的副食品商店推销,让店家代销自己的皮蛋。

生意慢慢做大,3年后,俞巧仙成了远近闻名的皮蛋大王。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问世,俞巧仙在其中的副食品市场摆起了摊位。她对此记忆犹新,“刚进副食品市场时,摊位摆在水泥台上,每天不等天亮,就得拉着一车的皮蛋上路,晚上总是要最后一个收摊。那个苦,就不用说了„„”接着,俞巧仙走上了一条捷径———品牌代理。她成为义乌小商品市场内做品牌代理的开山鼻祖。一路从金日、万基的地区代理,做到现在国内外800多个品牌的总代理。

大老板蹬三轮车送货

过去20多年的商界闯荡,俞巧仙认为有四次转折。

1990年是第一次转折。那一年,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已摆了3年摊的俞巧仙跟着一帮温

州人到了广州。

“一到广州,我看傻了眼,副食品居然可以这样卖。”俞巧仙说,“就拿花生、青豆来说吧,我在义乌是一麻袋一麻袋地卖,广州却是一小包一小包地卖,包装相当精致,价格也贵得惊人,一袋18克的开心果居然卖到1.6元!而像泡泡糖、跳跳糖等新玩意,我更是闻所未闻。”

她把所有带来的钱换成了这些新玩意,结果一到义乌便被一抢而空。

此后,俞巧仙频繁穿梭于义乌和广州之间,生意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1994年,俞巧仙已经是义乌小商品市场内数一数二的大老板了,据说当时义乌汽车站1000平方米的候车室几乎成了她的货仓。

第二次转折发生在1995年,她走上了品牌产品的代理之路。在七八年前的义乌,搞经销代理的人还是凤毛麟角。

1995年3月,俞巧仙只身赶往成都,参加全国糖烟酒交易会,成功地将“金日”“万基”两个品牌的总代理权揽入怀中,接下来是“生命一号”“东阿阿胶”……那一年,俞巧仙代理产品的年销售额逾亿元,常年为她送货的三轮车就有十几辆,她却还经常蹬着三轮车拉货送货。

代理商做得再大,主动权在厂家手中,最终还是要看人家的脸色。随着厂家直销、连锁配送中心等现代营销方式的出现,代理商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于是俞巧仙想到自己办厂、打造品牌,这成了她人生中的第三次转折。

1997年1月,俞巧仙创办的第一家公司———今之康保健品有限公司在深圳成立。短短几年,该公司已经拥有花儿红阿胶胶囊、芦荟胶囊、壮骨粉等6个拳头产品。

回归种植业

“我的第四次转折是我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一次,因为选择了种„仙草"。”俞巧仙笑道。

仙草就是铁皮石斛(干品叫铁皮枫斗),有“植物大熊猫”之称,古语称为“北有人参,南有枫斗”。过度采摘、濒临枯竭的野生铁皮石斛,1987年被国务院列为我国重点保护的中药材之一,市场售价高达每千克3000美元。

早在700年前,俞巧仙的同乡、金元四大名医之一的朱丹溪在他的著作《滋阴学说》里就提出“阴常不足,阳常有余”的理论,指出铁皮石斛是名贵的滋阴良药。

铁皮石斛多生长在连鸟兽也难以涉足的深山悬崖陡壁间,其生活习性神秘莫测,对温度、湿度、光照等小气候的要求近乎苛刻,每年植株只分枝一次,每年生长一寸左右,一丛铁皮石斛寿命6-10年,自身繁殖力极低,分布极其稀少。人工栽培铁皮石斛,曾经被认为投入巨大、生长周期长、成活率低,三五年不可能有产出,至少得投入三五百万,还不能保证最终能否有效益。

1997年9月,俞巧仙聘请几位技术人员,成立了义乌市铁皮石斛研究所,一帮人在义乌城西一个砖瓦厂的废墟上干了起来。

一年多下来,累计投入近500万元,铁皮石斛的茎秆只长了几厘米,她心中没底:这东西还有希望吗?铁皮石斛真像人们说的那么难种吗?带着这个疑问,俞巧仙来到了上海中药研究所。

听说俞巧仙是种铁皮石斛的,研究所的一位专家随便问了一句:“成活率是多少?”“98%。”几位专家吓了一跳,随即拿着笔记本围了上来,围着俞巧仙问这问那,反将她吓了一跳。

一个月后,专家们来到义乌市铁皮石斛研究所。看到一棵棵已成活的“小草”时,有位老专家偷偷将一位高工叫到一边,用上海话责问,“你们搞了6年的大田栽培都没搞成功,人家一年多就搞成了,你们不惭愧吗?”

事后俞巧仙才知道,上海中药研究所在磐安建基地,进行铁皮石斛人工栽培,花了五六年时间,前后投入三四百万元,成活率却只有15%左右。

“上海话我听得懂,听到这句话时,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400个日夜,终于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们成功了。”俞巧仙说,“我当时已经作好最坏的打算,一旦搞砸,我就重新骑着自行车卖蛋去,从头再来过。”

做人要本分质量最要紧

俞巧仙的蛋最终没卖成。通过铁皮石斛工厂化高产栽培这一技术,2001年起,森宇公司在金华和义乌仿野生大面积种植铁皮石斛,从而一举解决了铁皮石斛资源紧缺的问题。2003年,森宇铁皮石斛仿野生大面积栽培珍稀药材被选送为“国家药典”标准,2004年,森山铁皮枫斗又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授权。

她再三强调,做人要本分,质量最要紧。这从人工栽培铁皮石斛的复杂工序中就可见一斑:接种、组培、练苗,经过9到12个月的三道工序后,才能移种到田里,此后再栽培整整3年。“为确保铁皮石斛的质量,我们严格模仿野生环境,栽培时不施化肥,也不能施农药,因此栽培铁皮石斛的有效成分含量与野生的差不多,嚼在嘴里黏性很大,这也是判断铁皮石斛好坏的主要依据。”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